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凡尔纳小说 > 详情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

2021-10-05 08:07:30

我刚好买了这本书,而且刚刚看完,老师让我们做摘抄,上面两段刚好可以哦...o(∩_∩)o...恩.....第一段是在........唔,找不到诶好像...而且,我书上是尼莫船长和鹦鹉螺号...要么到电子书帮你看看···第一段是在第十九章大西洋暖流,第二段的话是在第七章种类不明的鲸鱼。
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中36章
就在21号,星期六晚上,宝马尔大街和附近的几条大街上都挤满了人。看来,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群股票经纪人就好象在改良俱乐部附近生了根似的。交通被阻塞了。到处在争论,和喊叫着“斐利亚·福克股票”的牌价,这和买卖其他英国股票毫无两样。警察当局简直无法维持公众秩序。越是接近斐利亚·福克预定回到俱乐部的时间,人们的情绪就越加兴奋和激动。
这一天晚上,福克先生的五位会友从早晨九点钟就在改良俱乐部大厅里聚齐了。两位银行家约翰·苏里万和撒木耳·法郎丹,工程师安得露·斯图阿特,英国国家银行董事高杰·弱夫,啤酒商多玛斯·弗拉纳刚一个个都是满心焦虑地坐在那儿等着。
当大厅里的钟指着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安得露·斯图阿特站了起来,说:
“先生们,再过二十分钟,福克先生和我们约定的期限就算满了。”
“从利物浦开来的最后一班车是几点钟到?”多玛斯·弗拉纳刚问。
“七点二十三分,”高杰·弱夫回答说,“下一班车要到半夜十二点零十分才能到。”
“好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如果斐利亚·福克是搭七点二十三分那班车到的,那他早该来到俱乐部了。我们现在可以说他是输定了。”
“慢来,慢来,别这么早就下结论,”撒木耳·法郎丹说,“要知道,咱们这位会友是个极其古怪的人。他做什么都是稳而又准,这是尽人皆知的。他不论到哪里总是既不太早,也不太晚。他今天即使在最后一分钟走进这个大厅,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我啊,”一向是神经过敏的安得露·斯图阿特说,“我不信,不过我倒要看个究竟。”
“说老实话,”多玛斯·弗拉纳刚说,“斐利亚·福克的计划也显得他太不自量了。不论他多么精明,他也没法防止那些不可避免的耽搁。只要误个两三天,他这趟旅行就必定垮了。”
“此外,我还提醒你们注意一个问题,”约翰·苏里万接着说,“虽然在我们这位会友旅行的这条路上,到处都有电报局,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他输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他是百分之百地输定了!再说,你们都知道,斐利亚·福克要想从纽约按时赶到利物浦,他只有搭中国号这条邮船。可是这条船昨天就到了。喏,这是《航运报》上公布的旅客名单,上面就是没有斐利亚·福克的名字。就算我们这位会友运气非常好,他现在顶多也不过是刚到美洲!照我估计,他至少要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二十天,那个阿尔拜马尔老爵士也少不了要赔上他那五千英镑!”
“那还用说,”高杰·弱夫回答说,“我们就等着明天拿着福克先生的支票到巴林兄弟银行去取款了!”
这时,大厅里的钟已经指着八点四十分了。
“还有五分钟。”安得露·斯图阿特说。
这五位先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心脏跳动的次数一定会有些增加;不管怎样,哪怕就是赌场老手,也会如此,因为这场输赢毕竟是非同小可!但是这些绅士们并没有形现于色,大家在撒木耳·法朗丹的建议下,在一张牌桌上坐了下来。
安得露·斯图阿特一边坐下来,一边说:
“即使出三千九百九十九,我也不愿出让我那一份四千英镑的赌份!”这时大钟指着八点四十二分。绅士们一起都拿起了牌,可是他们的眼睛却老是盯在钟上。虽然他们认为十之八九是赢了,但是他们却觉得几分钟从来就没有显得这么长!
“八点四十三分了,”多玛斯·弗拉纳刚说着,一面倒了一下高杰·弱夫洗过的牌。
接着就是一片沉寂。俱乐部的大厅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然而,外面却是人声鼎沸,有时还夹杂着刺耳的喊声。时钟照常不快不慢地一秒一秒地嘀嗒嘀嗒地响着。他们每一个人都能数得出震动着他们耳鼓的每一秒的嘀嗒声。
“八点四十四分了!”约翰·苏里万说,在他的声音里使人感觉到带着一种难以抑止的激动。再过一分钟就要赢了。安得露·斯图阿特和他的伙伴们牌也不打了。他们都把牌甩到桌上,他们一秒一秒地数着钟声!
第四十秒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到了第五十秒钟依然是平安无事!到了第五十五秒钟的时候,只听见外面人声雷动,掌声、欢呼声,还夹杂着咒骂声,这片乱哄哄的声音越来越大,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五位绅士都站起来了。
到了第五十七秒的时候,大厅的门开了,钟摆还没有来得及响第六十下,一群狂热的群众簇拥着斐利亚·福克冲进了大厅。斐利亚·福克用他那种沉静的声音说:
“先生们,我回来了。”
这本我也看过,不过书不见了,这段是摘来的,我不怎么喜欢,我比较喜欢日本哪一段还有浪上...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 凡尔纳小说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其代表作《海底两万里》中的两个片段如下
1.大西洋暖流的真正水源,它的出发点,由莫利船长指出来的,可以说,是在
嘉斯贡尼海湾①。它的水在这湾中,温度和颜色还不很强,但已经开始形成了。它向南流,沿赤道非洲走,水流受热带地区阳光的蒸晒,日益变得温热起来,横过大西洋,到达巴西海岸的三罗格罗,然后分成两个支流,一个支流流入安的列斯群岛海中,尽量吸取温热水分。这时候,大西洋暖流担任恢复海上温度的平衡,以及把热带海水跟北极海水混和起来,开始它的保持均衡的作用。在墨西哥湾中,它被晒至白热程度,沿北美海岸奔向北方,一直前进到纽芬兰岛。然后受台维斯海峡寒流的推送,转折向西,又流入大西洋中,在地球这一处的一个大圈上沿斜航曲线流去。到北纬43度,暖流又分为两支,其中一支受东北季候风的帮助,回到嘉斯贡尼湾和阿梭尔群岛,另一支使爱尔兰和挪威海岸获得温暖后,直流至斯勃齐堡,在斯勃齐堡一带,它的温度降至四度,形成北极自由流动的海。
这时诺第留斯号航行的就是大西洋的这条河流。从巴哈麻水道口出来,在十四里宽,三百五十米深的地方,暖流行动的速度是每小时八公里。这种速度越向北去越慢;这种规律性是有其存在必要的,因为有人已经指出,如果暖流的速度和方向改变了,欧洲的气候就将变幻莫测。
2.。“救命!救命!”我喊着,两手拼命划着向林肯号泅去。我身上的衣服非常碍事
。衣服湿了贴在我身上,使我的动作不灵。我要沉下去了!我不能透气了!……“救命!”
这是我发出的最后呼声。我嘴里满是海水。我极力挣扎,我就要被卷人深渊中了……忽然我
的衣服被一只很有力的手拉住,我感到自己被托出水面上来了,我听到,我的确听到在我耳
朵边响着这样的声音:“如果先生不嫌不方便,愿意靠着我的肩膀,先生便能更从容地游泳
。”我一手抓住我忠实的康塞尔的胳膊。“是你呀!”我说,“是你呀!”“正是我,”康
塞尔答,“我来伺候先生。,“就是刚才的一撞把你跟我同时抛人海中来的吗?"“不是。为
了服侍先生,我就跟着先生下来了!这个好人觉得这样做是很自然的!“战舰呢?”我问。
“战舰哪!”康塞尔转过身来回答,“我认为先生不要再指望它了."“你说的什么?”“我
说的是,在我跳入海中的时候,我听见舵旁边的人喊:‘舵和螺旋桨都坏了"“都坏了?"“是
的!被那怪物的牙齿咬坏了。我想,林肯号受到的损坏虽然只存这么一点儿,可是,这种情
况对于我们是很不利的,因为船无法掌握方向了。”“那么,我们完了!”“也许完了,”
康塞尔安静地回答,“不过,我们还可以支持几个钟头,在几个钟头内,我们可以做不少的
事!"康塞尔这样坚定和冷静,鼓舞了我的力量。我用力地游着,但我的衣服像铅皮一样紧紧
裹着我,很妨碍我的动作,我觉得很难支持下去。康塞尔发现了这一点。“我想先生一定会
允许我把衣服割掉。”他说。他在我的衣服下面放入一把刀子,很快的一下,从上至下把衣
服割开。然后,他敏捷地替我脱衣服,我就抓住他泅水。很快,我也给康塞尔脱掉了衣服,
我们彼此轮流在水上“航行”。可是,我们的处境仍然十分危险:可能我们掉下海的时候,
人家没有看见,也可能看见了,但因为战舰的舵坏了。不能回到这边来救我们。现在我们只
有指靠大船上的小艇康塞尔很冷静地这样假设,并计划着随后应做的事。多奇怪的性格!这
个冰一般冷的人在这里好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现在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希望林肯号放下小
艇来救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力支持,时间愈久愈好,等待小艇到来。我于是决定
节约使用我们的力量,使两人不至同时筋疲力尽,下面是我们的办法:我们一个人朝天躺着
,两臂交叉,两腿伸直,浮着不动,另一个人泅水把前一人往前推送。做这种“拖船”的工
作,每人不能超过十分钟,我们这样替换着做,我们就可以在水面浮好几个钟头,也许可以
一直支持到天亮。这是碰运气的事!不过希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
人。最后,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
即使我要“绝望”,现在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
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当平
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
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
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回答者:love在where - 助理 三级 2-8 16:01
我刚好买了这本书,而且刚刚看完,老师让我们做摘抄,上面两段刚好可以哦...o(∩_∩)o...恩.....第一段是在........唔,找不到诶好像...而且,我书上是尼莫船长和鹦鹉螺号...要么到电子书帮你看看···第一段是在第十九章大西洋暖流,第二段的话是在第七章种类不明的鲸鱼。
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中36章
就在21号,星期六晚上,宝马尔大街和附近的几条大街上都挤满了人。看来,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群股票经纪人就好象在改良俱乐部附近生了根似的。交通被阻塞了。到处在争论,和喊叫着“斐利亚·福克股票”的牌价,这和买卖其他英国股票毫无两样。警察当局简直无法维持公众秩序。越是接近斐利亚·福克预定回到俱乐部的时间,人们的情绪就越加兴奋和激动。
这一天晚上,福克先生的五位会友从早晨九点钟就在改良俱乐部大厅里聚齐了。两位银行家约翰·苏里万和撒木耳·法郎丹,工程师安得露·斯图阿特,英国国家银行董事高杰·弱夫,啤酒商多玛斯·弗拉纳刚一个个都是满心焦虑地坐在那儿等着。
当大厅里的钟指着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安得露·斯图阿特站了起来,说:
“先生们,再过二十分钟,福克先生和我们约定的期限就算满了。”
“从利物浦开来的最后一班车是几点钟到?”多玛斯·弗拉纳刚问。
“七点二十三分,”高杰·弱夫回答说,“下一班车要到半夜十二点零十分才能到。”
“好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如果斐利亚·福克是搭七点二十三分那班车到的,那他早该来到俱乐部了。我们现在可以说他是输定了。”
“慢来,慢来,别这么早就下结论,”撒木耳·法郎丹说,“要知道,咱们这位会友是个极其古怪的人。他做什么都是稳而又准,这是尽人皆知的。他不论到哪里总是既不太早,也不太晚。他今天即使在最后一分钟走进这个大厅,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我啊,”一向是神经过敏的安得露·斯图阿特说,“我不信,不过我倒要看个究竟。”
“说老实话,”多玛斯·弗拉纳刚说,“斐利亚·福克的计划也显得他太不自量了。不论他多么精明,他也没法防止那些不可避免的耽搁。只要误个两三天,他这趟旅行就必定垮了。”
“此外,我还提醒你们注意一个问题,”约翰·苏里万接着说,“虽然在我们这位会友旅行的这条路上,到处都有电报局,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他输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他是百分之百地输定了!再说,你们都知道,斐利亚·福克要想从纽约按时赶到利物浦,他只有搭中国号这条邮船。可是这条船昨天就到了。喏,这是《航运报》上公布的旅客名单,上面就是没有斐利亚·福克的名字。就算我们这位会友运气非常好,他现在顶多也不过是刚到美洲!照我估计,他至少要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二十天,那个阿尔拜马尔老爵士也少不了要赔上他那五千英镑!”
“那还用说,”高杰·弱夫回答说,“我们就等着明天拿着福克先生的支票到巴林兄弟银行去取款了!”
这时,大厅里的钟已经指着八点四十分了。
“还有五分钟。”安得露·斯图阿特说。
这五位先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心脏跳动的次数一定会有些增加;不管怎样,哪怕就是赌场老手,也会如此,因为这场输赢毕竟是非同小可!但是这些绅士们并没有形现于色,大家在撒木耳·法朗丹的建议下,在一张牌桌上坐了下来。
安得露·斯图阿特一边坐下来,一边说:
“即使出三千九百九十九,我也不愿出让我那一份四千英镑的赌份!”这时大钟指着八点四十二分。绅士们一起都拿起了牌,可是他们的眼睛却老是盯在钟上。虽然他们认为十之八九是赢了,但是他们却觉得几分钟从来就没有显得这么长!
“八点四十三分了,”多玛斯·弗拉纳刚说着,一面倒了一下高杰·弱夫洗过的牌。
接着就是一片沉寂。俱乐部的大厅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然而,外面却是人声鼎沸,有时还夹杂着刺耳的喊声。时钟照常不快不慢地一秒一秒地嘀嗒嘀嗒地响着。他们每一个人都能数得出震动着他们耳鼓的每一秒的嘀嗒声。
“八点四十四分了!”约翰·苏里万说,在他的声音里使人感觉到带着一种难以抑止的激动。再过一分钟就要赢了。安得露·斯图阿特和他的伙伴们牌也不打了。他们都把牌甩到桌上,他们一秒一秒地数着钟声!
第四十秒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到了第五十秒钟依然是平安无事!到了第五十五秒钟的时候,只听见外面人声雷动,掌声、欢呼声,还夹杂着咒骂声,这片乱哄哄的声音越来越大,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五位绅士都站起来了。
到了第五十七秒的时候,大厅的门开了,钟摆还没有来得及响第六十下,一群狂热的群众簇拥着斐利亚·福克冲进了大厅。斐利亚·福克用他那种沉静的声音说:
“先生们,我回来了。”
这本我也看过,不过书不见了,这段是摘来的,我不怎么喜欢,我比较喜欢日本哪一段还有浪上...
其代表作《海底两万里》中的两个片段如下
1.大西洋暖流的真正水源,它的出发点,由莫利船长指出来的,可以说,是在
嘉斯贡尼海湾①。它的水在这湾中,温度和颜色还不很强,但已经开始形成了。它向南流,沿赤道非洲走,水流受热带地区阳光的蒸晒,日益变得温热起来,横过大西洋,到达巴西海岸的三罗格罗,然后分成两个支流,一个支流流入安的列斯群岛海中,尽量吸取温热水分。这时候,大西洋暖流担任恢复海上温度的平衡,以及把热带海水跟北极海水混和起来,开始它的保持均衡的作用。在墨西哥湾中,它被晒至白热程度,沿北美海岸奔向北方,一直前进到纽芬兰岛。然后受台维斯海峡寒流的推送,转折向西,又流入大西洋中,在地球这一处的一个大圈上沿斜航曲线流去。到北纬43度,暖流又分为两支,其中一支受东北季候风的帮助,回到嘉斯贡尼湾和阿梭尔群岛,另一支使爱尔兰和挪威海岸获得温暖后,直流至斯勃齐堡,在斯勃齐堡一带,它的温度降至四度,形成北极自由流动的海。
这时诺第留斯号航行的就是大西洋的这条河流。从巴哈麻水道口出来,在十四里宽,三百五十米深的地方,暖流行动的速度是每小时八公里。这种速度越向北去越慢;这种规律性是有其存在必要的,因为有人已经指出,如果暖流的速度和方向改变了,欧洲的气候就将变幻莫测。
2.。“救命!救命!”我喊着,两手拼命划着向林肯号泅去。我身上的衣服非常碍事
。衣服湿了贴在我身上,使我的动作不灵。我要沉下去了!我不能透气了!……“救命!”
这是我发出的最后呼声。我嘴里满是海水。我极力挣扎,我就要被卷人深渊中了……忽然我
的衣服被一只很有力的手拉住,我感到自己被托出水面上来了,我听到,我的确听到在我耳
朵边响着这样的声音:“如果先生不嫌不方便,愿意靠着我的肩膀,先生便能更从容地游泳
。”我一手抓住我忠实的康塞尔的胳膊。“是你呀!”我说,“是你呀!”“正是我,”康
塞尔答,“我来伺候先生。,“就是刚才的一撞把你跟我同时抛人海中来的吗?"“不是。为
了服侍先生,我就跟着先生下来了!这个好人觉得这样做是很自然的!“战舰呢?”我问。
“战舰哪!”康塞尔转过身来回答,“我认为先生不要再指望它了."“你说的什么?”“我
说的是,在我跳入海中的时候,我听见舵旁边的人喊:‘舵和螺旋桨都坏了"“都坏了?"“是
的!被那怪物的牙齿咬坏了。我想,林肯号受到的损坏虽然只存这么一点儿,可是,这种情
况对于我们是很不利的,因为船无法掌握方向了。”“那么,我们完了!”“也许完了,”
康塞尔安静地回答,“不过,我们还可以支持几个钟头,在几个钟头内,我们可以做不少的
事!"康塞尔这样坚定和冷静,鼓舞了我的力量。我用力地游着,但我的衣服像铅皮一样紧紧
裹着我,很妨碍我的动作,我觉得很难支持下去。康塞尔发现了这一点。“我想先生一定会
允许我把衣服割掉。”他说。他在我的衣服下面放入一把刀子,很快的一下,从上至下把衣
服割开。然后,他敏捷地替我脱衣服,我就抓住他泅水。很快,我也给康塞尔脱掉了衣服,
我们彼此轮流在水上“航行”。可是,我们的处境仍然十分危险:可能我们掉下海的时候,
人家没有看见,也可能看见了,但因为战舰的舵坏了。不能回到这边来救我们。现在我们只
有指靠大船上的小艇康塞尔很冷静地这样假设,并计划着随后应做的事。多奇怪的性格!这
个冰一般冷的人在这里好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现在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希望林肯号放下小
艇来救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力支持,时间愈久愈好,等待小艇到来。我于是决定
节约使用我们的力量,使两人不至同时筋疲力尽,下面是我们的办法:我们一个人朝天躺着
,两臂交叉,两腿伸直,浮着不动,另一个人泅水把前一人往前推送。做这种“拖船”的工
作,每人不能超过十分钟,我们这样替换着做,我们就可以在水面浮好几个钟头,也许可以
一直支持到天亮。这是碰运气的事!不过希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
人。最后,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
即使我要“绝望”,现在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
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当平
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
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
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回答者:love在where - 助理 三级 2-8 16:01
我刚好买了这本书,而且刚刚看完,老师让我们做摘抄,上面两段刚好可以哦...o(∩_∩)o...恩.....第一段是在........唔,找不到诶好像...而且,我书上是尼莫船长和鹦鹉螺号...要么到电子书帮你看看···第一段是在第十九章大西洋暖流,第二段的话是在第七章种类不明的鲸鱼。
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中36章
就在21号,星期六晚上,宝马尔大街和附近的几条大街上都挤满了人。看来,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群股票经纪人就好象在改良俱乐部附近生了根似的。交通被阻塞了。到处在争论,和喊叫着“斐利亚·福克股票”的牌价,这和买卖其他英国股票毫无两样。警察当局简直无法维持公众秩序。越是接近斐利亚·福克预定回到俱乐部的时间,人们的情绪就越加兴奋和激动。
这一天晚上,福克先生的五位会友从早晨九点钟就在改良俱乐部大厅里聚齐了。两位银行家约翰·苏里万和撒木耳·法郎丹,工程师安得露·斯图阿特,英国国家银行董事高杰·弱夫,啤酒商多玛斯·弗拉纳刚一个个都是满心焦虑地坐在那儿等着。
当大厅里的钟指着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安得露·斯图阿特站了起来,说:
“先生们,再过二十分钟,福克先生和我们约定的期限就算满了。”
“从利物浦开来的最后一班车是几点钟到?”多玛斯·弗拉纳刚问。
“七点二十三分,”高杰·弱夫回答说,“下一班车要到半夜十二点零十分才能到。”
“好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如果斐利亚·福克是搭七点二十三分那班车到的,那他早该来到俱乐部了。我们现在可以说他是输定了。”
“慢来,慢来,别这么早就下结论,”撒木耳·法郎丹说,“要知道,咱们这位会友是个极其古怪的人。他做什么都是稳而又准,这是尽人皆知的。他不论到哪里总是既不太早,也不太晚。他今天即使在最后一分钟走进这个大厅,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我啊,”一向是神经过敏的安得露·斯图阿特说,“我不信,不过我倒要看个究竟。”
“说老实话,”多玛斯·弗拉纳刚说,“斐利亚·福克的计划也显得他太不自量了。不论他多么精明,他也没法防止那些不可避免的耽搁。只要误个两三天,他这趟旅行就必定垮了。”
“此外,我还提醒你们注意一个问题,”约翰·苏里万接着说,“虽然在我们这位会友旅行的这条路上,到处都有电报局,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他输了,先生们,”安得露·斯图阿特说,“他是百分之百地输定了!再说,你们都知道,斐利亚·福克要想从纽约按时赶到利物浦,他只有搭中国号这条邮船。可是这条船昨天就到了。喏,这是《航运报》上公布的旅客名单,上面就是没有斐利亚·福克的名字。就算我们这位会友运气非常好,他现在顶多也不过是刚到美洲!照我估计,他至少要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二十天,那个阿尔拜马尔老爵士也少不了要赔上他那五千英镑!”
“那还用说,”高杰·弱夫回答说,“我们就等着明天拿着福克先生的支票到巴林兄弟银行去取款了!”
这时,大厅里的钟已经指着八点四十分了。
“还有五分钟。”安得露·斯图阿特说。
这五位先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可以想象他们的心脏跳动的次数一定会有些增加;不管怎样,哪怕就是赌场老手,也会如此,因为这场输赢毕竟是非同小可!但是这些绅士们并没有形现于色,大家在撒木耳·法朗丹的建议下,在一张牌桌上坐了下来。
安得露·斯图阿特一边坐下来,一边说:
“即使出三千九百九十九,我也不愿出让我那一份四千英镑的赌份!”这时大钟指着八点四十二分。绅士们一起都拿起了牌,可是他们的眼睛却老是盯在钟上。虽然他们认为十之八九是赢了,但是他们却觉得几分钟从来就没有显得这么长!
“八点四十三分了,”多玛斯·弗拉纳刚说着,一面倒了一下高杰·弱夫洗过的牌。
接着就是一片沉寂。俱乐部的大厅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然而,外面却是人声鼎沸,有时还夹杂着刺耳的喊声。时钟照常不快不慢地一秒一秒地嘀嗒嘀嗒地响着。他们每一个人都能数得出震动着他们耳鼓的每一秒的嘀嗒声。
“八点四十四分了!”约翰·苏里万说,在他的声音里使人感觉到带着一种难以抑止的激动。再过一分钟就要赢了。安得露·斯图阿特和他的伙伴们牌也不打了。他们都把牌甩到桌上,他们一秒一秒地数着钟声!
第四十秒平安无事地过去了。到了第五十秒钟依然是平安无事!到了第五十五秒钟的时候,只听见外面人声雷动,掌声、欢呼声,还夹杂着咒骂声,这片乱哄哄的声音越来越大,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五位绅士都站起来了。
到了第五十七秒的时候,大厅的门开了,钟摆还没有来得及响第六十下,一群狂热的群众簇拥着斐利亚·福克冲进了大厅。斐利亚·福克用他那种沉静的声音说:
“先生们,我回来了。”
这本我也看过,不过书不见了,这段是摘来的,我不怎么喜欢,我比较喜欢日本哪一段还有浪上...
其代表作《海底两万里》中的两个片段如下
1.大西洋暖流的真正水源,它的出发点,由莫利船长指出来的,可以说,是在
嘉斯贡尼海湾①。它的水在这湾中,温度和颜色还不很强,但已经开始形成了。它向南流,沿赤道非洲走,水流受热带地区阳光的蒸晒,日益变得温热起来,横过大西洋,到达巴西海岸的三罗格罗,然后分成两个支流,一个支流流入安的列斯群岛海中,尽量吸取温热水分。这时候,大西洋暖流担任恢复海上温度的平衡,以及把热带海水跟北极海水混和起来,开始它的保持均衡的作用。在墨西哥湾中,它被晒至白热程度,沿北美海岸奔向北方,一直前进到纽芬兰岛。然后受台维斯海峡寒流的推送,转折向西,又流入大西洋中,在地球这一处的一个大圈上沿斜航曲线流去。到北纬43度,暖流又分为两支,其中一支受东北季候风的帮助,回到嘉斯贡尼湾和阿梭尔群岛,另一支使爱尔兰和挪威海岸获得温暖后,直流至斯勃齐堡,在斯勃齐堡一带,它的温度降至四度,形成北极自由流动的海。
这时诺第留斯号航行的就是大西洋的这条河流。从巴哈麻水道口出来,在十四里宽,三百五十米深的地方,暖流行动的速度是每小时八公里。这种速度越向北去越慢;这种规律性是有其存在必要的,因为有人已经指出,如果暖流的速度和方向改变了,欧洲的气候就将变幻莫测。
2.。“救命!救命!”我喊着,两手拼命划着向林肯号泅去。我身上的衣服非常碍事
。衣服湿了贴在我身上,使我的动作不灵。我要沉下去了!我不能透气了!……“救命!”
这是我发出的最后呼声。我嘴里满是海水。我极力挣扎,我就要被卷人深渊中了……忽然我
的衣服被一只很有力的手拉住,我感到自己被托出水面上来了,我听到,我的确听到在我耳
朵边响着这样的声音:“如果先生不嫌不方便,愿意靠着我的肩膀,先生便能更从容地游泳
。”我一手抓住我忠实的康塞尔的胳膊。“是你呀!”我说,“是你呀!”“正是我,”康
塞尔答,“我来伺候先生。,“就是刚才的一撞把你跟我同时抛人海中来的吗?"“不是。为
了服侍先生,我就跟着先生下来了!这个好人觉得这样做是很自然的!“战舰呢?”我问。
“战舰哪!”康塞尔转过身来回答,“我认为先生不要再指望它了."“你说的什么?”“我
说的是,在我跳入海中的时候,我听见舵旁边的人喊:‘舵和螺旋桨都坏了"“都坏了?"“是
的!被那怪物的牙齿咬坏了。我想,林肯号受到的损坏虽然只存这么一点儿,可是,这种情
况对于我们是很不利的,因为船无法掌握方向了。”“那么,我们完了!”“也许完了,”
康塞尔安静地回答,“不过,我们还可以支持几个钟头,在几个钟头内,我们可以做不少的
事!"康塞尔这样坚定和冷静,鼓舞了我的力量。我用力地游着,但我的衣服像铅皮一样紧紧
裹着我,很妨碍我的动作,我觉得很难支持下去。康塞尔发现了这一点。“我想先生一定会
允许我把衣服割掉。”他说。他在我的衣服下面放入一把刀子,很快的一下,从上至下把衣
服割开。然后,他敏捷地替我脱衣服,我就抓住他泅水。很快,我也给康塞尔脱掉了衣服,
我们彼此轮流在水上“航行”。可是,我们的处境仍然十分危险:可能我们掉下海的时候,
人家没有看见,也可能看见了,但因为战舰的舵坏了。不能回到这边来救我们。现在我们只
有指靠大船上的小艇康塞尔很冷静地这样假设,并计划着随后应做的事。多奇怪的性格!这
个冰一般冷的人在这里好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现在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希望林肯号放下小
艇来救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力支持,时间愈久愈好,等待小艇到来。我于是决定
节约使用我们的力量,使两人不至同时筋疲力尽,下面是我们的办法:我们一个人朝天躺着
,两臂交叉,两腿伸直,浮着不动,另一个人泅水把前一人往前推送。做这种“拖船”的工
作,每人不能超过十分钟,我们这样替换着做,我们就可以在水面浮好几个钟头,也许可以
一直支持到天亮。这是碰运气的事!不过希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
人。最后,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
即使我要“绝望”,现在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
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当平
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
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
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回答者:love在where - 助理 三级 2-8 16:01
我刚好买了这本书,而且刚刚看完,老师让我们做摘抄,上面两段刚好可以哦...o(∩_∩)o...恩.....第一段是在........唔,找不到诶好像...而且,我书上是尼莫船长和鹦鹉螺号...要么到电子书帮你看看···第一段是在第十九章大西洋暖流,第二段的话是在第七章种类不明的鲸鱼。
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中36章
就在21号,星期六晚上,宝马尔大街和附近的几条大街上都挤满了人。看来,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群股票经纪人就好象在改良俱乐部附近生了根似的。交通被阻塞了。到处在争论,和喊叫着“斐利亚·福克股票”的牌价,这和买卖其他英国股票毫无两样。警察当局简直无法维持公众秩序。越是接近斐利亚·福克预定回到俱乐部的时间,人们的情绪就越加兴奋和激动。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 凡尔纳小说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其代表作《海底两万里》中的两个片段如下
1.大西洋暖流的真正水源,它的出发点,由莫利船长指出来的,可以说,是在
嘉斯贡尼海湾①。它的水在这湾中,温度和颜色还不很强,但已经开始形成了。它向南流,沿赤道非洲走,水流受热带地区阳光的蒸晒,日益变得温热起来,横过大西洋,到达巴西海岸的三罗格罗,然后分成两个支流,一个支流流入安的列斯群岛海中,尽量吸取温热水分。这时候,大西洋暖流担任恢复海上温度的平衡,以及把热带海水跟北极海水混和起来,开始它的保持均衡的作用。在墨西哥湾中,它被晒至白热程度,沿北美海岸奔向北方,一直前进到纽芬兰岛。然后受台维斯海峡寒流的推送,转折向西,又流入大西洋中,在地球这一处的一个大圈上沿斜航曲线流去。到北纬43度,暖流又分为两支,其中一支受东北季候风的帮助,回到嘉斯贡尼湾和阿梭尔群岛,另一支使爱尔兰和挪威海岸获得温暖后,直流至斯勃齐堡,在斯勃齐堡一带,它的温度降至四度,形成北极自由流动的海。
这时诺第留斯号航行的就是大西洋的这条河流。从巴哈麻水道口出来,在十四里宽,三百五十米深的地方,暖流行动的速度是每小时八公里。这种速度越向北去越慢;这种规律性是有其存在必要的,因为有人已经指出,如果暖流的速度和方向改变了,欧洲的气候就将变幻莫测。
2.。“救命!救命!”我喊着,两手拼命划着向林肯号泅去。我身上的衣服非常碍事
。衣服湿了贴在我身上,使我的动作不灵。我要沉下去了!我不能透气了!……“救命!”
这是我发出的最后呼声。我嘴里满是海水。我极力挣扎,我就要被卷人深渊中了……忽然我
的衣服被一只很有力的手拉住,我感到自己被托出水面上来了,我听到,我的确听到在我耳
朵边响着这样的声音:“如果先生不嫌不方便,愿意靠着我的肩膀,先生便能更从容地游泳
。”我一手抓住我忠实的康塞尔的胳膊。“是你呀!”我说,“是你呀!”“正是我,”康
塞尔答,“我来伺候先生。,“就是刚才的一撞把你跟我同时抛人海中来的吗?"“不是。为
了服侍先生,我就跟着先生下来了!这个好人觉得这样做是很自然的!“战舰呢?”我问。
“战舰哪!”康塞尔转过身来回答,“我认为先生不要再指望它了."“你说的什么?”“我
说的是,在我跳入海中的时候,我听见舵旁边的人喊:‘舵和螺旋桨都坏了"“都坏了?"“是
的!被那怪物的牙齿咬坏了。我想,林肯号受到的损坏虽然只存这么一点儿,可是,这种情
况对于我们是很不利的,因为船无法掌握方向了。”“那么,我们完了!”“也许完了,”
康塞尔安静地回答,“不过,我们还可以支持几个钟头,在几个钟头内,我们可以做不少的
事!"康塞尔这样坚定和冷静,鼓舞了我的力量。我用力地游着,但我的衣服像铅皮一样紧紧
裹着我,很妨碍我的动作,我觉得很难支持下去。康塞尔发现了这一点。“我想先生一定会
允许我把衣服割掉。”他说。他在我的衣服下面放入一把刀子,很快的一下,从上至下把衣
服割开。然后,他敏捷地替我脱衣服,我就抓住他泅水。很快,我也给康塞尔脱掉了衣服,
我们彼此轮流在水上“航行”。可是,我们的处境仍然十分危险:可能我们掉下海的时候,
人家没有看见,也可能看见了,但因为战舰的舵坏了。不能回到这边来救我们。现在我们只
有指靠大船上的小艇康塞尔很冷静地这样假设,并计划着随后应做的事。多奇怪的性格!这
个冰一般冷的人在这里好像在自己家里那样!现在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希望林肯号放下小
艇来救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力支持,时间愈久愈好,等待小艇到来。我于是决定
节约使用我们的力量,使两人不至同时筋疲力尽,下面是我们的办法:我们一个人朝天躺着
,两臂交叉,两腿伸直,浮着不动,另一个人泅水把前一人往前推送。做这种“拖船”的工
作,每人不能超过十分钟,我们这样替换着做,我们就可以在水面浮好几个钟头,也许可以
一直支持到天亮。这是碰运气的事!不过希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
人。最后,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
即使我要“绝望”,现在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
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可以做到。海面相当平
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光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
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
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 凡尔纳小说

凡尔纳的小说中有哪些经典片段